第三百零六章:余波【1 / 2】

丈夫法儿,承恩公夫觉颤抖

疼爱唯儿,,让孙儿参加科考?

……委实超认知。

更何况读书赋平平,云改换门庭指望重孙代。

聪明,却并名,科举拿取绩?

步,……苦许

承恩公夫,奈何云文众已拿定主,几番劝阻,哪怕忧忡忡,

清晨,辆马车承恩公府侧门离,走进三尺见景象,渐渐失踪迹,唯湿湿青石板徒留两车辙。

,云宽水榭见哥,走争食鱼儿,言:「陛乎云氏,太偏颇……兄长,真像父亲言,龟缩京闭门拒客?让孙窝窝囊囊读书科考?」

云温眼皮话。

云宽:「盛老三厮,才名,因宠爱才官半职,若,何至翰林院数十载,五品官员?五品官,见仕途难。」

见兄长似乎仍急:「弟弟假,兄长爵位?因云氏爵位三代!爵位既减,弟问兄长句,保证爵位承?!」

云温猛眼睛。

波纹渐渐平静。

「哼!」云温抬步离

云宽兄长远身影,脸笑容。

……

盛苑入宫满福宫,见承元帝秦皇笑盈盈

「快给姨奶奶!」秦皇丫头被罚跪祠堂,此刻见活蹦乱跳,放余觉郑氏教孩

叫云雕,打打几丫头却该嚷嚷做妾。

丫头,懂何纳妾?!

教育教育!

郑氏办法极长记性。

秦皇伙儿愈,若思,找借口

思百转,皇帝却直接笑问:「苑姐儿啊,知昨儿御史参权贵斗殴?」

盛苑尚未踏科举路,已经被御史参奏,登问承元帝:「皇姨爷爷,需屿哥儿?」…

「……」承元帝丫头眼睛兴奋,像恨伙伴奏,登被噎

伙伴揍朕御史吧?」承元帝觉伙儿疑。

「怎呢!功名!」盛苑睁圆眼睛,表示呢!

「……」承元帝懂功名朝堂演全武咯?

欸,登基热闹,承元帝疼儿嘴角儿控制翘咯!「问问爹怎?」秦皇拿帕捂嘴轻笑。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