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入豫(五)【1 / 2】

陈青甲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言情吧yq8.org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入夜

黑洞洞树林,惨白月光浇筑,半透光,干枯瘦削树干映照张牙舞爪野兽。

河西岸已经再追,跑。按照决策路往东,直凌晨分才停,围绕高迎恩,重新派游骑收罗跑散兄弟。

擒敌首掩护,退快,知,知杨太岁战死消息,顿感转跌坐拴住马树干

糟糕,尽管准确,杨纪相距甚哥相识月,才刚刚始接收弟弟身份,享受拥护犊

爷便收走,已经全身跌落代。

半夜,曹莽带杨太岁尸体回已经满身血,背全身被鲜血浸透杨太岁端放

月光,杨临死保留安详笑容。平笑容僵硬,与幅满伤痕脸颊格格入,儿变苍白青,反气息。

次次杨太岁责骂,却夸赞声音莫名萦绕耳边。

敢再次尝试失至亲感觉,绞。莫名觉股气堵住胸口,杨脸色煞白。

韩彬老兄弟召,其兄弟,包括刚刚被接纳蔡迁,分给蔡迁底高迎恩等望慰问

老兄弟两百,黑水峪至今三分杨太岁,表悲伤,默默语。

久,韩彬率先打破宁静,察觉状态非常:“哥儿!句话。”

嘴,口淤积口气头涌住捂胸口,吐口鲜血。吓周围慌张叫,安慰话语,血,冷静,向曹莽问

谁杀哥?”

曹莽远处浑身浴血战马指,“放箭守备,补枪已经死三十,将刀砍死。”

嘴角鲜血,显格外狰狞,熟悉位二老兄弟血迹十八九

三位战死候,血,兄弟,六位兄弟皆嗣,杨太岁弟,兄弟共弟。

三十脑袋,串糖葫芦般,挂坐骑两侧,瞪目入牛,纵见惯老兄弟,见此禁背脊凉。

曹莽嘴巴笨,转头韩彬,

哥儿冷静,冷静!”韩彬拽住杨肩膀,“青山柴烧。千军万马何,慢慢杀,慢慢杀杀干净。”

,曹莽见悲伤,补句:“姓秦头。”

声音哽咽,声音带浓厚震感。感受阴柔气质,位九千岁

哥儿,句话啊,别吓唬四哥哥!”韩彬

口气:“,老二卢氏县,入伙,杀狗买肉,活止,受尽官府欺凌,哥见难忍,单刀独闯府衙,拎狗官头摆曹老二,才二哥。

全身健全,其实哥挡,光给老二挡刀,三次。每次冲锋头,伤痕,十八九,帮兄弟

报仇,老二比送死啊!杀官军杀民汉,杀鞑吗,贼兵呢,。”

听韩彬口舌伶俐老兄弟站:“韩四哥错,仇报,拿主兄弟回口气,再遇官军声令,谁敢提刀狗娘养。”

曹莽:“岸,灵,保护……”

,依,环视眼众,目光终落韩彬曹莽身:“二哥,非常清醒,吧,让安静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